通知公告

(2).“引”战“近”

2019-09-21
点击数:

  (4).“摊破”,即“摊开”“裂开”的意义。为了顺应乐曲节奏变更的需要,有时词人对原调的字数有所添加,或破一句为两句,随之,正在布局和用韵上也可能有所变更,因此构成别体。如:晏殊《浣溪沙》:

  少年不识愁味道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 而今识尽愁味道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“天凉好个秋”。

  词调最早来历于平易近间曲调,包罗恋爱歌曲、劳动歌、祀神曲等。词调是指词的腔调,中国古乐有84宫调,而唐宋词所用只要28个宫调。唐宋时,词取曲连系。以节拍的缓急区分乐曲。节拍舒而缓者称为慢调,简称“慢”。慢曲取急曲比拟,声调长了。因而慢词的字数、句数就随之添加了。如字数起码的《卜算子慢》也有89个字,而《卜算子》仅44个字。

  唐 宋 人做词,初无定式,多本人谱曲,亦可改动旧调创制新调。后人做词,须按照已有词牌之字句定额、声韵放置等格局,故称填词。 宋阮阅《诗话总龟后集》卷三二引《艺苑》:“其时有荐其才者,上曰:‘得非填词 柳三变 乎?’曰:‘然。’上曰:‘且去填词!’” 清龚自珍《金明池》词:“按拍填词,拈箫谱字,白日销磨无绪。”郁达夫《题刘大杰诗词稿后》诗:“立志勉逃刘禹锡,填词漫学贺方回。”

  此调亦名《采桑子》,同调。正体的上下片各4句3韵,而“促拍”体两片各6句3韵,第二、三韵之间隔了3句,共12字,当然演唱时有促节短拍的需要了。

  转调当前的词正在字数、句法、用韵等方面均有变化。如《踏莎行》本为58字,《转调踏莎行》则变成65字了。《转调满庭芳》由押平韵部门转押仄韵。《减字木兰花》正在上下片第一、三句中各减三字,且平仄交换,每片两平韵两仄韵。

  3. 按照字数的几多。如《十六字令》、《百字令》等。又有三字令一调,是每句三字,上、下片各八句,押平韵。

  词牌的命定,当然各有出处来历。只是有些至今还未弄清晰。就曾经领会的来说,大致有如下几品种型。

  词的段式也就是词的分段体例。分为两段的词,上段叫上片或上阕,下段叫下片或下阕。这种双调的词每段叫“片”或“阕”,而分为三、四段的词称“叠”,三段的叫“三叠”,四段的叫“四叠”。例如:《宝鼎不雅》就是三叠。

  五里滩头风欲平,张帆举棹觉船轻。柔橹不施停却棹,是船行。 满眼风浪多闪动,看山好似走来送,细心看山山不动,是船行。

  (7).“偷声”也是一种因为减字并改变原调句式而另成的词调,取“减字”调根基不异。不外,它侧沉于用韵的变更。例如北宋张先的《偷声木兰花》:

  (6).“减字”指削减原调的字数,又改变句式和用韵而别的构成的词调。例如,欧阳修《木兰花》:

  画桥浅映横塘,流水滚滚春共去。目送斜晖,燕子双高蝶对飞。 风花将尽持杯送,旧事只成清夜梦。莫更登楼,坐想行思已是愁。

  (3).“慢”,即“慢曲子”的简称,指唱起来节奏较慢。慢词的字数一般比原调的字数多得多。如双调《浪淘沙》54字,《淘沙慢浪》扩为三叠,132字;《雨中花》50字,《雨中花慢》则是100字。

  5. 取最后所赋的对象。如《临江仙》初赋水媛江妃;《天仙子》初赋露台仙子;《河渎神》初赋词庙;《思越人》初赋西子;《女冠子》初赋女等。

  总而言之,摊破、促拍、减字、偷声、转调、增字等词调,都曲直子词正在演唱时,因乐曲节奏的变化而派生构成的,是发生“同调多体”环境的次要方面。

  4.押韵,词的韵比诗的韵要宽。诗韵中《佩文韵府》106部,此中平韵,上平、下平各15部,计三十部。而词韵中《词林正韵》共十九部。诗韵只可押平韵。词韵可押平韵也可押仄韵,也可换韵。

  两调的4个4字句连结不变,原调的6个7字句,“转调”后别离变为8字句和9字句,并且多指用2韵。

  双调本是宫调的名称,但正在词牌中非指宫调。双调中上下片字数、句式、平仄和用韵有一样的,也有纷歧样的。如《蛮》上下片句式取字数取用韵均分歧。而《一剪梅》则上下片字数、句式、平仄及用韵都不异。

  (2).“引”和“近”,这两个字都有引长、扩充的意义。近词又叫“近拍”。引词和近词,一般比原词较长,节拍较慢。如:《千秋岁》71字,《千秋岁引》则为82字;《诉衷情》45字, 《诉衷情近》则为75字。

  词正在韵脚处要押韵。写诗要依“平水韵”,但词的用韵较诗宽。诗韵用的《佩文诗韵》共106部,而词韵用的《词林正韵》才19部。此中“平,上,去”声14部,入声5部。正在词韵中,上声去声能够通押。我认为,今人填词不只上声去声可通押,除“入派平”外,其余入声字均可并到仄声顶用,由于正在格律诗中,入声都是可当仄声用的。别的还有一点尚需留意的是,有的词牌标明宜用“入声”字的,如《满江红》《贺新郎》等都要尽量用“入声”字去填。

  按做家门户气概可分为豪宕派、婉约派。豪宕派词题材普遍,内容丰硕,景象形象弘大,意境雄浑,抒发激情壮志,代表做家有苏轼、辛弃疾、陆逛等;婉约派词多抒情,委婉缠绵细腻,言语宛转,题材狭小,多写小我或男女恋情,代表做家有柳永、李清照、姜夔等。

  3.对仗,绝大部门词不要求对仗,不要求对仗的处所可对可不合错误,但少量的词有些处所是要求对仗的。要求对仗的处所必需对仗。如《踏莎行》、《鹊桥仙》每阕的首二句;《满江红》两头的七言句;《沁园春》两头的四言句等是要求对仗的。

  刘郎已老,不管桃花照旧笑。要听琵琶,沉院莺啼觅谢家。 曲终人醉,多似浔阳江上泪。万里春风,国破江山落照红。

  2. 摘引名句的几个字。如《西江月》,因李白有“只今惟有西江月,曾照吴王宫里人”之句而得名;《忆江南》因白居易“能不忆江南”之句而得名;《青玉案》,因张衡《四愁诗》里有“佳丽赠我锦绣缎,何故报之青玉案”之句而得名;《如梦令》因李存勖《忆仙姿》一词中有“如梦、如梦”之句而得名。

  慢调取前面提到的长调配合处是字数较多,区别长调是依词的长短而分,而慢调是依曲的急缓而此外。“慢,令,引,近”是词的四种调式。“慢”即慢曲,每片8拍。令为令曲,小令每片4拍。“引”和“近”每片6拍。词的调式变化还可表现“转调”上,体例有“偷声”“增字”“减字”“摊破”等。

  6. 词人本人命定。凡自度曲,当然都是做者定词牌的,如姜夔的《暗喷鼻》、《疏影》、《扬州慢》等。

  人们都说先选择词牌,再按照该词牌的格律来填词,你倒好。先填好平仄,再来找词牌。实是奇了,你才是高手。看来是不晓得什么叫填词啊?

  (5)“促拍”,是由增字而构成的词调别体。增字,使得两个韵脚之间距离较远了,节奏变得松散,有需要促节短拍加以调理,因而,这类词调便称为“促拍调”。例如辛弃疾《丑奴儿》:

  正在词的格律整个系统中,“字有定句”是题中应有之义。每只词牌都是由若干犬牙交错的句子按照分歧平仄要求组合而成的,是有序的商定俗成的不应随便移易的,领会并控制词的句式组合纪律因此也是填词的一项根基功。一首词中有分歧字数分歧平仄的多种句式,大体分律句和非律句两类。律句的平仄格局和近体诗的句式不异,两字为一个节拍点,平平仄仄两订交替,一三论,二四六分明,还须留意避免孤平取下三连。这种律句格局正在词中占了极大大都。非律句格局则属词的特殊句式,形成环境较为多样,复杂,这也恰是需要着沉予以举例讲解的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词牌是指填词时所用的曲调名。有的词牌除正名之外还有异名,也有同名异调,一名数体,数格的。但非论何名,每个词牌均应遵照“篇有定句,句有定字,字有定声”的法则。填词时应备有东西书——词谱和韵书去填。词谱可参照康熙的《钦定词谱》或舒梦兰的《白喷鼻词谱》。韵书可参照《词林正韵》。现代龙榆生先生编的《唐宋词格律》,王力先生著的《诗词格律概要》,以及上海古藉出书社出书的《中华韵典》等也都是很好的参考书。能够供填词者参照利用 。

  (1). “令”,最后某个词牌加称为“令”,似取行酒令相关,其格局并无变化。如《浪淘沙》又称《浪淘沙令》;《调笑》又称《调笑令》等。后来,一般把字少调短、节奏较促的词称为“令词”,如《十六字令》《三台令》(24字)等。个体的长调也称令。

  自度曲亦称自度腔,有的人因为通晓乐理,往往不依已有的词牌填词而是本人创做曲调去填词,这种由本人创做的词调叫自度曲。如姜夔、柳永、周邦颜等都写过不少自度曲。但我们有些伴侣既选择了词牌去填词而又不守法则,那么你所写的既不是词又不克不及称自度曲,只能说象了。

  4. 采用人名或地名。如《祝英台近》,由梁祝故事中仆人公之一而得名;《沁园春》由东汉沁水园公从而得名;《念奴娇》,由唐天宝年间宫女念奴而得名。

  人们按乐谱来写词叫填词。按字数的几多,词可分为小令(58字)、中调(59-90字)、长调(91字以上)。一首词只要一段的叫枯燥,两段的叫双调(分上、下阕),三段、四段的叫三叠、四叠。以双调最为常见。但也有人提出此分法不甚科学,如词中称“令”者不必然都是58字以内,如《百字令》是一百字。再如《临江仙》《七娘子》二词既有58字体也有60字体的,这就难以将其划入小令或是中调。

  1. 沿用诗歌的旧题。如《渔歌子》本人渔人歌之题;《巫山一段云》本为写神女故事之歌题;《竹枝词》、《杨柳青》等都是早有的平易近歌旧题,沿用下来就做为词牌。

  7.文句要合平仄,词的字数根基上用的是律句。除了五字句、七字句外,三字、四字、六字也多为律句。关于这点,王力先生有过精当阐发,他说三字句能够认为是七言律句的末三字,四字句可认为七言律句的前四字,六字句能够认为是七言律句的前六字。如《生查子》完全由五言律句形成,取格律诗所分歧的是押仄韵。再如《浣溪沙》,则完全由七言律句形成的,并且也押平韵。所分歧的是只比律诗少两句。而有些词是由五言律句取七言律句合成的,如《卜算子》上下阙各三句五言句,一句七言句。

  (9).“添字”对原调某些句子添加字数,但不破句,如许构成的另一词调,叫“添字”调。如李清照的《添字丑奴儿》: